Every Day

不能停止的寻找

今天是我三十一岁生日,我难过极了
生命太漫长,太无味
但我没有勇气结束它
只能忍受这每日的刺痛
除了父母还没有谁记得我的生日
可能是因为我也记不得旁人吧
我不许愿
我没有期待
我早已知道所有期待都是虚无

被时时牵绊

怎么办,我又爱上了一个针孔男人,我不敢看自己,那赤裸裸的等在风里的人。完全没有了自我,用力过猛没有自带刹车零件的我除了疼痛还有什么。

跟喜欢的人上床,叫作践自己,跟不喜欢的人结婚,叫务实。这个世界怎么了,我是疯了,还是你们疯了?

这世上有郝蕾这样的女子,是一种幸运,毫无掩饰的自我表达,是天性

一喜欢就用力过猛,怎么破(算了,随我去吧,反正只有这一辈子)

日常是生活的百分之九十九

我这辈子怕是不能和喜欢的人谈恋爱了

看着手机屏等一个人消息最寂寞

很感谢那些出现在我生命里,哪怕是一瞬间的朋友,你们让我对这个世界有所留恋。让我愿意相信所有美好的可能性。